首页 > 医学论文 > 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医学论文

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

发布时间:2016-12-16      文章来源:未知

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治疗特发性脉络膜新生血管的短期疗效比较研究
 
摘    要
 
目的:比较玻璃体腔内注射雷珠单抗(Ranibizumab,商品名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photodynamic therapy,PDT)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对特发性脉络膜新生血管(idiopathic choroidal neovascularization,ICNV)病变在短期内的临床疗效及其安全性分析。
方法:对 2013年1月至2013年9月于河北邢台市眼科医院接受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PDT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的ICNV患者46例(46眼)进行回顾性分析。入选患者均为单眼发病,其中男性26例,女性20例,年龄19~45岁,平均39岁。研究中分为单独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单独治疗组22例(22眼),仅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 0.05ml 3次治疗;联合治疗组24例(24眼),先行PDT治疗,3天后再行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 0.05ml一次治疗。术前检查并记录最佳矫正视力(Best-corrected visual acuity,BCVA)、裂隙灯、眼底检查以及眼底荧光血管造影(Fundus Fluorescein Angiography,FFA)、吲哚青绿血管造影(Indole green fundus angiography,ICGA)、光学相关断层扫描(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OCT)等值。术后半年内每月复查并记录BCVA、裂隙灯、眼底检查及OCT检查、黄斑中心凹处视网膜厚度(Central macular thickness,CMT)值。若OCT显示黄斑区仍有水肿,则对患者复查FFA及ICGA检查,发现ICNV闭合不全或仍有渗漏者,再次给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 0.05ml治疗,记录两次接受玻璃体腔内lucentis注射的间隔时间。通过对BCVA、CMT值对比分析,评估两组在治疗ICNV安全性。
结果: 单独治疗组治疗前的平均logMar视力为0.554±0.169,治疗后的平均logMar视力为0.154±0.082,治疗前后视力存在显著差异t=7.05,P<0.05。联合治疗组治疗前的平均logMar视力为0.622±0.198,治疗后的平均logMar视力为0.211±0.126,治疗前后视力存在显著差异t=5.23,P<0.05。单独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的视力在治疗前无明显差异(P=0.560),单独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的视力在治疗后无明显差异(P=0.560)。
单独治疗组治疗前视网膜平均厚度为385.363±59.274μm,治疗后平均厚度为213.181±14.448μm,治疗前后视网膜厚度变化存在显著差异t=3.023,P<0.05。联合治疗组治疗前视网膜平均厚度为387.777±129.202μm,治疗后平均厚度为245.777±56.206μm,治疗前后视网膜厚度变化存在显著差异t=9.360,P<0.05。单独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在治疗前视网膜厚度无明显差异(P=0.028),单独治疗组和联合治疗组在治疗后视网膜厚度无明显差异(P=0.005)。
单独治疗组平均治疗次数3.3次,其中6例患者复发,复发后重复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一次;联合治疗组均接受一次PDT治疗,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平均治疗次数1.1次,其中2例患者复发,复发后重复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一次。两组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及复查随访中均未见明显眼部及全身不良反应。
结论:
1、单独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均能有效提高或维持患者视力,是安全有效的。
2 、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可减少玻璃体注射次数,有效降低并发症风险,同时降低患者经济负担。
关键词:特发性脉络膜新生血管、雷珠单抗、光动力疗法、玻璃体腔注射
 
一、前言
 
        脉络膜新生血管(Choroidal neovascularization,CNV) 又称视网膜下新生血管,是指有多种病因所致的脉络膜异常新生血管膜,通过Bruch膜的裂口扩展到视网膜色素上皮(retinal pigment epithelium,RPE)之下,或在神经视网膜与视网膜色素上皮之间,或在视网膜色素上皮与脉络膜之间增殖形成。常累及RPE-Bruch膜-脉络膜毛细血管复合体的疾病均可导致CNV的形成,如慢性葡萄膜炎、肿瘤、外伤、高度近视、血管条纹症、Best病、医源性因素、过强视网膜激光光凝等眼底损害,其并发症常表现为CNV [1]。目前临床上常见的是特发性CNV(Idiopathic choroidal neovascul-- arization ,ICNV),即指不伴有明显炎症、感染、外伤等,病因不明确的CNV。ICNV多见于中青年,病灶位置大多靠近黄斑,甚至位于中心凹下,病灶处视网膜反复渗出、出血、机化水肿,最终形成膜状瘢痕,造成视网膜组织不可逆损伤,中心视力损害,严重影响视功能,导致患者生活质量降低,已成为近年眼底病关注的热点之一。
        目前对ICNV主要为对症治疗,包括手术治疗、放射治疗、激光治疗、药物治疗等。手术治疗包括玻璃体切割术、视网膜分离术和视网膜转位术,但是黄斑的再定位技术复杂,手术易损伤病变周边正常组织,对术者技术要求高。放射治疗以外照射治疗和放射敷贴治疗为主,是通过放射线照射抑制血管内皮细胞增生来抑制新生血管生成,但是易辐射周边正常组织,引发并发症,目前已不主张使用。
激光治疗包括氪激光光凝、经瞳孔温热疗(Transpupillarythermotherapy,TTT)、光动力疗法(PDT)。传统氪黄激光是通过在光凝时产生高温凝固局部组织,封闭新生血管,但是极易损伤脉络膜上方的浅层视网膜,导致不可逆的视力丧失,只适合黄斑中心凹外或中心凹旁的ICNV。TTT通过采用大光斑、低能量的方式传递热量,通过升高局部组织温度,促使血栓形成,达到封闭新生血管的目的,但仅能封闭部分新生血管,治疗效果一般。PDT通过肘静脉注射光敏剂维速达尔(Visudyne),结合血液中的低密度脂蛋白,而新生血管内皮细胞表面的低密度脂蛋白的受体是正常细胞的10倍,维速达尔高选择性聚集在新生血管内皮细胞上,非热性半导体以689/690nm波长激光照射光敏剂维速达尔,发生氧化反应,使内皮细胞管壁收缩,形成血栓,CNV萎缩坏死[2]。PDT对病变周围正常组织损伤小,能保留正常视网膜组织。但是术后易复发,可能与脉络膜缺血和VEGF的增高有关[4]。并且治疗费用昂贵,重复治疗增加患者经济负担。

。。。。。。。。。。。。。
。。。。。。。。。。。。。
。。。全文word版本。。。。
。。。。。。。。。。。。。
。。。。。。。。。。。。。

        本研究是通过回顾性分析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和光动力疗法联合玻璃体腔内注射lucentis治疗ICNV的结果进行对比,单纯治疗组需要多次重复玻璃体腔内lucentis注射治疗,我们分析认为是由于单纯治疗组难以彻底的抑制ICNV的生长,而联合治疗组可协同阻断ICNV发生机制的不同通路,更有效封闭脉络膜新生血管,促进视网膜渗出、出血及水肿机化的吸收,恢复黄斑区视网膜的结构和功能,稳定和提高患者的视力,减少球内重复注射治疗次数,降低并发症风险,减少ICNV复发,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当然,本研究只进行了短期的观察随访,虽然短期内取得较满意的效果,然而本研究样本量较小,随访时间较短,联合治疗的远期疗效还需通过规范化的前瞻、随机、双盲、对照、多中心的临床试验对其进行科学的评价,进一步研究病因,以寻找ICNV治疗的最佳方案。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