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论文 > 对王骥德作品《男王后》情“情欲”空间的探索文学论文

对王骥德作品《男王后》情“情欲”空间的探索

发布时间:2017-02-10      文章来源:论文无忧网

摘要
每一部伟大的历史著作都是当代历史事实和人情世态的隐含反应,都是作家借一个或者几个故事用以表现自己的一种对于世界、人生的观点和看法。明朝著名的曲论家、作家王骥德就在自己的文学作品《男王后》中给我们揭示了明朝纲常伦理对人性的压抑与束缚。以及在这种强行的压制下,人欲涌动、程朱理学日渐衰微的社会现实。他以“两面人”的陈子高为例,展现给我们的不仅是一个变态的人性扭曲的社会,更是人本能之内对情的欲望的最真实的渴求与当朝政治之间的依附关系,也展现给了我们这欲望背后所积郁的对人性压抑残害至深的封建制度和顽固思想的不得人心。
   关键词:情欲、《男王后》、情欲探寻、
Abstract:Every great work is the reaction of the contemporary society,such as the facts of their history and human relationship.They can be  a view or some profound viewpoints for the world and life by one or a series stories.The famous music theorist and author called  Jide Wang who wrote his book THE MALE QUEEN,in which he told us the constrain and depression in human beings inner heart by the forbidden lawyers,and under this depression the fact about our society is that the desire in people’s heart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fierce.At the same time ,the reality of our society is that the effect of   Neo-confucianism is becoming weak and weak .In the MALE QUEEN ,the hero called Zigao Chen,he is a boy but he was appointed as the queen,what’s more ,he married his husband’s sister,from which we can see a abnormal society,meanwhile a mass must depend on power and influence can he live well in a conflict frequently time.So from it ,we can see the dangerous future of our feudal system and the humble human nature.
   Key words:sexual passion.  THE MALE QUEEN . The explore of the lust
 
                         目录
摘要 2
一、作家及《男王后》简介 4
(一、)作家王骥德简介 4
(二、)对作品《男王后》的简介以及历史溯源 4
二、《男王后》在历史流变中“情欲”的分析 5
(一、)对《陈书.卷二十.列传第十四.韩子高传》中“情欲”的分析” 6
(二、)对王世贞的《艳异编.男宠部.陈子高》“情欲”的分析 6
(三、)对陈子高人性中“双面人”特质的“情”与“欲”的分析 7
(四、)《男王后》中陈子高与玉华公主“情欲”之先后的分析。 7
(五、)从作品《男王后》窥探出的明朝社会的病态之形。 9
     (六、)从陈子高对待女性问题的视角来看其人性中“情”的成分 10
三、对王骥德《男王后》中“情”与“欲”分析的总述 11
 

一、作家及《男王后》简介

(一、)作家王骥德简介

     王骥德为明朝著名的曲论家、作家。王骥德的一生书剑飘零,从未进入仕途领域来施展自己的抱负才华,虽说这对于一个仕进心情之急切的人来说确实是一场人生的失意。但是,也正是王骥德无法仕进的这样一个时代,给他潜心研究曲词领域提供了时间和精力保障。王骥德之所以在戏剧领域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王骥德出生戏曲世家,早年受著名的剧作家徐渭的影响较大,并且和汤显祖和沈璟都有较深的交情,和历史巨人在一起,总能潜移默化地被他们的文化氛围所熏陶。据历史记载,王骥德,别署秦楼外史。为浙江绍兴县人。在戏曲这方面,他对于曲词的热爱胜过一般人。他不仅从小酷爱曲作,而且小小年纪的他从小就有立志要在曲律方面有所成就的远大抱负。王骥德本人所撰写的戏曲论著《方诸馆曲律》4卷,不仅仅将南北曲的作曲方法、源流加以总结,而且在总结前人唱曲的方法时进行了大胆的创新,总而言之,曲作的源流、方法、以及作曲的过程都在王骥德的整理下得到详尽且较为透彻的陈述。当然在这一论著当中,王骥德也做到了抛开前人的伟大创作,而选择用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方式来对剧本的结构、情节、宾白、科诨等进行深刻地描述。对于一个酷爱文学戏剧的人来说,创作的数量是无法成就他们有高度的人生的。王骥德也也一样,在他从未入仕,书剑流落的一生当中,他也是创作无数。但是,他所著作的传奇《题红记》、《离魂记》、《救友记》、《招魂记》却使他成为传奇写作圈子中的大家;另外,王骥德所写的杂剧有《男王后》、《两旦双鬟》、《弃官救友》、《金屋招魂》、《倩女离魂》等。但不幸的是,在王骥德所著作的传奇和杂剧中,今仅存《题红记》和《男王后》。除此之外,王骥德还校注过的作品有《西厢记》、《琵琶记》等。其中在王骥德作品中尤为著名的是《曲律》,《曲律》与吕天成的[]《曲品》合称为明代曲论界的双璧。因此文学界对王骥德更深入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曲律》等方面。而对王骥德仅仅流传于世的杂剧作品之一的《男王后》却知之甚少,鲜有关注,至今都未出现系统的研究论著。所以,也可以很直白的说,正是因为大家对王骥德的了解知之甚少,而在我看来,王骥德的身上、骨子深处总有常人所无法预见的长远眼光与胆识,而这也成为我写这篇论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作品《男王后》的简介以及历史溯源

 准确来说,根据史书记载,《男王后》的故事起源于南宋王朝,武将大臣韩子高不仅有过人的武力能够帮助当朝者守得住江山,而且长相聘婷,身材婀娜,唇红齿白,貌美如花,后宫佳丽都难以敌得上他的倾城美貌。后因战事生起, 身处乱世,孤苦飘零,恰遇临川王中其美色,则以妃子的身份带入朝廷并封为王后。 陈子高这个人的名字准确来讲,最早见于[]《陈书》卷二十《陈子高传》,根据传中所述,当时的韩子高便是陈子高,“韩”姓是在初唐被考定为“陈”姓的。而陈子高之所以被考定成“陈”姓,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君王陈蒨,韩子高因军功卓越而被赐姓为“陈”,而且成为陈文帝陈蒨的肱骨之臣,参与到临川王陈蒨的国政大事之中。这样的说法在历史记载表中是可以找到原委例证的。《陈书》不仅记载了陈子高武功的超群,而且记载到子高颇具美貌,胆识过人,对待君王也是忠心耿耿。 但是明代著名的剧作家王世贞他所写的《陈子高传》,其中重点描写的则是陈文帝与陈子高以同性人的身躯却大胆相爱的故事,同时简化也省写了历史记载中对子高既有胆识,才略过人,又功绩卓越的描写。对于子高超出常人的美丽容貌,王世贞则毫不吝惜他的笔墨,写道:“容貌艳丽,鲜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峨眉,见者靡不啧啧。即乱卒挥白刃。”直接描写与间接描写的穿插介绍,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的相结合,将陈子高这一历史人物形象生动刻画进我们的内心深处。与《艳异编》不同的是,在《陈书》中,干净纯粹又简单的陈韩关系已经染上了人性中寻求肉欲暧昧的成分。而王骥德笔下的陈子高则更加具有常人所不为或者说饱受舆论的压力和世俗的眼光而不敢为的行为特点了。他感叹于自己身世凄惨悲零,孤苦一人流浪在乱世,于是放弃男儿生,甘愿成为女人堆里的一员。从这一点来看,他是和所有封建社会的女性有着生存共识的,依附于权势至少可以不用饱受风餐露宿,饥渴难耐。但是,他依附于权势之后又不像封建社会的女子一样,一心只取悦于自己的丈夫,刚进宫不久,已贵为王后,得宠于一身,头戴凤冠,身披绫罗,胭脂粉蝶,又暴露出了男性的特点——经不起年轻女子的撩拨,背叛自己的“夫君”而冒着生命危险沉迷于肉欲的享受。但是在王骥德的笔下,故事又更丰富了一层,或者说更加带有深层的理性讽刺艺术。王骥德笔下的陈子高不仅入宫成为临川王的妃子而且以妃子的身份和临川王的亲妹妹玉华公主发生乱伦关系。当陈子高以男性的身份入京侍主之后,她的显赫地位遭到后宫人的猜疑,最终以男性的身份成为王的王后的事实真相被揭露。玉华公主乃临川王之妹,在姑嫂会面的当天得知嫂嫂乃男儿身,于是采取女性对男性百般挑逗,勾引,以及用钱财迷惑的方法,使得“男王后”陈子高与自己发生关系。因为下人裱桃出于嫉妒,想要置两人于死地,巧设圈套将陈子高和玉华公主的恋情告知给临川王,陈子高与玉华公主的命运首先经历了白练刺死,后来又因为两人确实得到临川王的宠爱,所以又得到了临川王的赦免,并使得二人最终结成连理。符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团圆结局。

二、《男王后》在历史流变中“情欲”的分析

(一)对《陈书.卷二十.列传第十四.韩子高传》中“情欲”的分析”

        《陈书》中的韩子高不仅仅是以时代忠臣的人物形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在他个人的人生生存、仕途发展轨迹中,他也是以重臣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的。例如文中提到的对陈子高身世、家庭背景的介绍:韩子高,本是会稽山阴人。身份低微,家庭背景简单。恰逢侯景之乱生起,寓在京都。景平,文帝出守吴兴,当时的子高年仅十六,为总角,容貌出众,美貌胜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欲还乡。文帝见其美貌而询问之,子能事我于朝廷乎?子高对曰:“诺”。子高一直以来,身性恭谨,又勤于侍奉,而且又长期执配身刀及传酒炙。各种方面都与陈文帝性情形成极大的互补。例如:文帝生性急躁,每遇问题,唯有子高恒会其意旨。再说到子高的长处,在稍习骑射方面,子高总能胜任职责,颇有胆决,使得文帝愿将其封为少帅。所以从史书记载中例如对陈子高性情的描写“性恭谨,勤于侍奉,恒执备身刀及传酒炙”,从中我们得知,《陈书》中体现得更多的是当时任命为吴兴太守的陈文帝陈蒨对韩子高的知人善用之情。以及从“文帝性急,子高恒会意旨。”中,我们可以看出陈子高对陈文帝陈蒨的相知、体谅和陈子高对陈文帝陈蒨知遇之恩的感激之情。另外,聚利时记载,在讨伐张彪方面,战乱四起,而子高本持他一贯的作风,轻薄财物,礼遇下士。当所有人都认为文帝大势已去的紧急关头,陈子高依旧不离不弃的忠臣,于乱兵中派遣见文育,一个大好的时机叛军保命,暗中倒戈,但是陈子高却没有。相反,他是暗中慰劳众将士,赢取士兵安稳作战的决心。最后,归之者众矣。从中我们看到当张彪谋反造乱,韩子高果断助陈蒨讨伐张彪,再加上韩子高青年才俊,美貌胜过妇人,胆识过人,又屡立战功,所以在陈文帝陈蒨的身边,仕途平步青云。所以说在《陈书.卷二十.列传第十四.韩子高传》中,韩子高与陈文帝陈蒨之间不仅仅是君对臣的知人善用,也有臣对君重用之情的感激。两者双双互信依赖,更多地是男人兄弟之间逐渐累积起来的手足情,而没有畸形的“同性”、“人欲”享受。

(二)对王世贞的[]《艳异编.男宠部.陈子高》“情欲”的分析

 我们知道从王世贞开始,《艳异编.男宠部.陈子高》中就逐渐增加了胆识与美貌才华兼备的陈子高与统治者陈文帝陈蒨之间“同性相爱”的环节,相反与《陈书.卷二十.列传第十四.韩子高传》中对韩子高才华与战功的大篇幅刻画描述相比,这一点是是弱化了的。并且在对陈子高美貌方面的描写是不惜笔墨,例如文中对陈子高美貌的描写有“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娥眉,见者靡不啧啧。即乱卒挥白刃,纵挥间噤不忍下,更引而出之数矣。”对一个男性加以如此脱颖而出又细腻的美貌描写,为后面陈文帝陈蒨更多地是钟情于陈子高的美貌做了很好的铺垫。作为帝王的临川王对待美貌才识过人的陈子高,毫无抵抗之力,便语道“昔闻周小史,今歌明下童。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谁愁两雄并,金貂应让依。”午夜缠绵枕畔时又小声嘀咕道:“人言吾有帝王相审尔,当册汝为后,但恐同姓致嫌耳。陈蒨甚至自己贵为国军,与“娈童”为夫妇自古以来就少见,更何况是贵为当朝者的一国之君。但是当时的陈子高也是非常聪明的。在权势富贵与名声的抉择中,陈子高果断表达了自己追随贵为一国之君的陈蒨”的意愿。就在陈蒨与陈子高二人齐心协力为二者的“同性相爱”找借口的时候,王世贞极为细腻的描述刻画出了陈文帝陈蒨对陈子高的百般溺爱与美色的沉迷。所以说陈子高与陈文帝陈蒨之间一种畸形“爱人”已初见端倪,二人更多地是因美色与权势带来的相互吸引,以及对“欲”的一种扭曲向往。

(三)对陈子高人性中“双面人”特质的“情”与“欲”的分析

  1.陈子高作为“男性”人性中对美色渴求的欲望。
      陈子高遭到玉华公主的千般挑逗,即使百般遮掩,也还是难以抑制住人性中“色欲”的成分。正如我们自古以来引以为教学经典的儒家思想所记载的一样“食色,性也。”眼中所见是美丽的闺阁深处的女子,面对这样主动地角色说他不想肯定是假的,或许里面更多的是不敢的成分。最后,陈子高还是未能抵制住性爱的挑逗诱惑而做出出格之事。所以说,陈子高的人性中更多的是对美色的占有欲。
 2.陈子高人性中对于“权势”的欲望。
   他感叹于自己身世凄惨悲零,孤苦一人流浪在乱世,于是放弃男儿生,当临川王陈蒨中其美色之时,他没有做出任何思考,立马就答应临川王的要求。陈子高之所以甘愿成为女人堆里的一员那是因为,陈子高生于乱世,家道绝迹。他和所有封建社会的女性一样有着生存的共识,依附于权势至少可以不用饱受风餐露宿,饥渴难耐之苦。从战乱连年的社会早就看出来生存的不二法则。所以说,陈子高的人性中也饱含了对于“权势”的极度渴望。
 3.陈子高人性中成为封建社会古旧思想卫道士的欲望。
     之所以说陈子高是封建社会古旧思想的卫道士,那是因为陈子高与玉华公主的苟且之行,他们挑战的背叛的是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但是大胆之举并没有被遏制。正是他内心深处一直以来的奴听命于主,君为纲的封建思想,在他的内心里就不会出现下人对主子的背叛与告密。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陈子高内心深处对封建君臣思想、主仆思想的捍卫与固守。称[]:“古有女主,当亦有男后。明公果垂异恩,奴亦何辞作吴孟子耶!”
 
     (四)《男王后》中陈子高与玉华公主“情欲”之先后的分析。
         读完《男王后》确实有些场景和隐喻深意沉淀在我们脑袋深处,舅舅无法弥散。王骥德将陈子高这个历史人物从王世贞的瓶颈中解放出来,赋予陈子高更加丰富的生命情调。首先在王骥德的笔下,陈子高不再是以南宋保卫疆土的武将出现在读者的眼前,而是以历史上出现过的很多“同性人物”一样,是以男宠的身份再次出现在读者面前;除此之外,之所以说王骥德赋予了陈子高更加鲜活的生命,那是因为在王骥德的笔下,陈子高的一生并不是以男人的身躯,女性的装扮出现在临川王身边与周围的妃嫔一起侍奉其主终其一生,而是陈子高以女性的身份和妆着与临川王的亲妹妹玉华公主行夫妻之事。其中我们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1、陈子高的背情从欲
    经过前端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陈子高与临川王之间多多少少还是存在“情”的成分的,只是这段情分并不像所有天下有情人那样经历过生死磨难,跨过了无数道生命的坎,但至少临川王对陈子高的美貌是一见倾心的喜欢,他不惜冷落后宫佳丽,在陈子高面前,临川王将后宫的妃子和身边的仆人、亲信全都抛掷脑后,把后宫之主的权势交给陈子高。而同时,陈子高也一样,他自己生的一副女儿的面孔,天生的丽质美貌盖过天下数不胜数的广大女性,虽说战乱频仍的社会面貌使得陈子高于乱世中保全性命安全的需求更加急迫。这是我们在理解《男王后》时一个不可忽视的外因,但是陈子高孤苦飘零一枝花,他没有以家族继承为历史使命,直接违背了儒家封建礼教中“孝”的最高原则。但是其中也包含了陈子高对临川王知遇之恩的感激之情以及对临川王这个当时最高统治者权势的仰慕之情。所以说《男王后》中陈子高和临川王之间是存在“情”的感情基础的。但是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之间则毫无“情”所言,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之间就是一种纯粹的欲的撩拨、性的挑逗。玉华公主是在会见陈子高的途中从奴仆桃的口中得知新王后陈子高是男儿身,在见面当时都是一种半信半疑的状态,直到见到了陈子高,拿男性与女性之间的身体差异才彻底的相信陈子高是一男儿身。当陈子高承认自己的男儿身之后,玉华公主便百般的勾引、挑逗,甚至愿意豁出身家性命,拿出自己身边所有的积蓄陪着陈子高一起背弃临川王之后畏罪潜逃,而这唯一的要求就是和陈子高一起进椒房,释放一直以来的肉欲需求。当时的陈子高并没有拒绝玉华公主的这一撩拨,这和一直以来用来看待男性经不起桃红、美酒美人的诱惑的历史眼光一样。当然陈子高的行为也并不能仅仅归咎于男性的“花心败柳”,至少我们应该相信这个社会当人们正当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还是存在正人君子的。所以,这就不得不抨击到当时对人欲束缚至深的“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这一恒固已久的“真理”已经开始被撼动。
2、陈子高与玉华公主的“先欲后情”
在《男王后》中我们知道陈子高与临川王的妹妹玉华公主以姑嫂的名义作出乱伦之事。但是很多人忽视了一点。王骥德笔下的《男王后》与王实甫笔下的[]《西厢记》不同,《西厢记》中的崔莺莺与张生二人体现的不仅仅是一种才子佳人剧的大团圆结局,而且更深层的是崔莺莺与张生两人的先有情而后有欲。在这一方面,王骥德的《男王后》与孔尚任的《牡丹亭》就更接近,《牡丹亭》中的杜丽娘与柳梦梅,二人先梦中幽会,首先是身体上的满足,而后是对封建门第观念以及封建家长制的挑战,属于先有欲而后有情。所以说,在“情”与“欲”的先后方面王骥德的《男王后》与孔尚任的《牡丹亭》更接近。这“先欲后情”在作品中就体现为玉华公主与陈子高两人先在被掩饰的椒房中行夫妻之事而后才以蒲扇为两人的定情之物。
  (五)从陈子高对待女性问题的视角来看其人性中“情”的成分
 1、陈子高与贾宝玉对待女性问题所折射出来的女性“情”分
     曹雪芹,这一响彻云霄的历史文化巨人。他笔下的《红楼梦》相信已经达到妇孺皆知,只是知多与知少,知深与知浅的问题了。[]《大英百科》对《红楼梦》的评价是“《红楼梦》的价值等于一整个的欧洲”。在曹雪芹笔下,每一个人物都有其存在的根本意义以及他们每个人自身所代表的对于整个社会的象征意义,或明或显罢了。当然里面荣国府嫡系男孙贾宝玉更值得一提。堂堂四大家族中贾府的唯一男孙,一个肩负着家族仕进历史使命的堂堂男儿,在周岁抓取运命象征物的时候却独好女孩儿的胭脂粉蝶。等到他十岁的时候却可以思想独到地吟出聪明智慧的哲人从未品出的女权问题。他说[]女孩儿是水做的骨肉,看见就觉得清爽;男孩儿是泥做的骨肉,浑浊且臭。而且,宝玉至始至终都有一个怪癖,他喜欢扎进女孩儿堆里吃女孩儿嘴上的胭脂,甜馨、芳香、细腻。就算他封建顽固的父亲一再地瞧不起他、轻视他,也难以改掉这个坏毛病。之所以将贾宝玉的身份和各阶段的成长介绍的如此详细,是为了进一步说明贾宝玉以封建大家族嫡系男孙的身份发自骨子深处对女性地位的尊重 。他同情广大女性的不同遭遇,不分三六九等的和她们朝夕相处,和平生活,正显示出了贾宝玉对封建正统思想的挑战以及在追求男女平等,尊重女性地位方面做出的突出的大胆尝试。
      而在陈子高身上,他以女性倾城的美貌,风姿绰约的身材依附于临川王的权势,在陈子高的身上我们看出的依旧是“蒲苇韧如丝”表象后面女性对男性的仰仗,在战乱年代,为了保住性命,更好的生存,女性还是不得不将自己的一身抵押在男性身上。所以说在陈子高的身上,我们看不出女性独立、强大的一面。相反,陈子高所呈现给我们的正是女性对男性的无限依赖甚至宁愿将生命托付于男性的典型的封建社会妇女形象。
 
      《红楼梦》中,贾宝玉一生有两个如真命天女般的女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冷美人”薛宝钗,她智慧、果敢、通情达理、楚楚动人;林黛玉,她国色天香、满腹才华、愁得销魂、乐得天真。就是这样两个独一无二,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却成为贾宝玉人生择偶的备选项。贾府这样一个封建社会四大家族之首富贵、权势两得的大家庭,毫无疑问需要薛宝钗这样支持丈夫仕进的儿媳妇。但是贾宝玉作为家族唯一继承人,他不仅清楚自己真正想娶的人是从不过问自己仕途取向,一心只与自己把酒吟诗寻觅生命中的快乐时光的林黛玉,他还敢于挑战封建家长制。可以说,贾宝玉身上闪现的不仅仅是人性自由的光芒更有坚守对女性的一片真情的承诺。而这,就应该归于贾宝玉对女性身份地位,尤其是人格地位上与男性的一视同仁的认可。在他看来女性也有坚守自己爱情,选择自己婚姻的自由。
     而陈子高,当临川王惊艳与她的美貌,在一个既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又无一定的感情基础的年代,一面之缘,就将自己的终身大事托付于一个权势之人,是一种“先欲后情”的恋爱观。陈子高之举实际上是晚明社会风气的一个缩影,含沙射影出晚明时代女子缺乏理性基础,无择偶意识,只识眼前高官富贵的“愚民”表象。而陈子高被封王之后又与临川王的妹妹以“姑嫂之名”做苟且之事。她作为统治阶级的一员,却无贤良淑德之品,这是一个王的悲剧,也是一个民族的悲剧,更是广大女性自我毁灭的悲剧。在陈子高与公主的私通之事被下人裱桃告密给临川王,更可笑的事发生了,陈子高虽然与公主得到临川王的赦免与恩准,却让临川王穿裙钗凤冠霞帔迎娶一个国家的象征王权高贵、显赫的公主,这又不得不说是陈子高作为女人人性中苟且的一面。
(六)从作品《男王后》窥探出的明朝社会的病态之形。
1、“人欲”反抗的核心暴动与封建礼教的岌岌可危
我们从《男王后》中可以得知,陈子高这一罕见的人物身上,其实蕴含着巨大的社会暴动前夕的狂暴风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陈子高不仅以男性的身躯成为临川王的男宠,从此成为女人堆中的一员,处于对男性的绝对依附之中。更重要的是,陈子高以“王后”的身份——这一象征着封建权势、最高等级的统治阶层——背弃了当朝的最高统治者临川王。临川王作为“程朱理学”的提倡者和维护者,可是这一绝对权威的枕边人和嫡系妹妹却联手冒着生命危险背叛了他。而这一背叛的根源我们可以很清晰地捕捉到的是人性的过度压抑导致的疯狂释放,一种完全失去理智,失去标准的肉欲的寻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不正之风已经很深层次地导致了人的畸变。在这权利最集中的皇权贵族身边方可见到这种对封建礼教的明显的反抗,可见当时的这种社会之风已经开始盛行,而一直以来“存天理,灭人欲”的“程朱理学”封建礼教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2、人欲扭曲导致的病态社会的发展
   在这一方面的探索上我们可以和[]《金瓶梅》作一个很好的对比。在《金瓶梅》的创作中,我们可以说作者打破了一贯的创作风格,采取的是写实的手法,开始脱离英雄群像和历史中的名贵显赫模板,注重的是还原生活原貌,从现实生活中取材,尤其注重的是社会生活中生活在底层的妇女形象。采取直接的方法,即女性对于“欲”的极度渴求来展现女性对自身权利的追求,这一点也可以说是人性得到尊重的一个开始。将女性塑造成独立的个体,从女性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中看出广大女性“情淫”的化身和“情欲”的迫求。用广大女性身上“恶情”的膨胀来反应这个时代“欲”对“理”的畸形抗拒。但是《金瓶梅》中的女性与《男王后》中的玉华公主相比存在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金瓶梅》中女性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贪婪。她们一味地追求性欲与物质的满足,而这种程度几乎到了毫无廉耻且不知反省的地步。这一点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金瓶梅》所出现的年代正是一个建立商业文明的时代,商业的需求自然而然带来了感官需求的增加。而这就与文中提到的“情”、“欲”有关。《金瓶梅》中对“欲”的需求存在两个明显的倾向:一类是肉欲的追求者,比如说潘金莲、春梅、林太太;另一类便是金钱的卖爱者——物欲的追求者,例如有李桂姐、郑爱香、吴银儿等妓女。《男王后》中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两人对于“性欲”的极度追求可以说与《金瓶梅》中的前者相符,就是一种对于肉欲享受的纯粹追求。而这其实就是人性被压抑到了极致而开始出现反抗极端的一个开始,其中“欲”的成分不及《金瓶梅》中那样的大胆,张扬,也不像《金瓶梅》中的那样具有很明确的目的性。《金瓶梅》中“欲”的成分已经不再是一种初出茅庐冲破“束缚”的具有新鲜感和时代感,而是一种人类向往并主动追求欲望的习以为常,再掺杂上生活的压力带给他们的对名利、金钱、权势追求的小心思。而这可以说将是《男王后》中人性的后续发展和即将出现的病态之形。


三、对王骥德《男王后》中“情”与“欲”分析的总述
可以说每一部历史著作都是对当代史的反应。从王骥德的笔下,我们读罢《男王后》留在我们内心深处的不仅仅应该是王骥德这一著名的剧作家、曲论家对历史人物填充创新用以反应当时社会面貌的创作能力,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这一故事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深意。“同性”的话题在历史著作中并不少见,比如说董贤是历史上汉哀帝“短袖之癖”中的男主角。汉哀帝为了董贤甚至要放弃江山、美人,只愿与他长相厮守。再比如说邓通与汉文帝。据[]《汉书》记载,汉文帝患痈疽,邓通吸之。这岂是一种简单的亦或是谗上媚上之人可以做的。汉文帝愿意为了邓通冷落后宫无数佳丽,所以在历史记载中邓通也是作为男宠的身份出现在汉文帝身边的。这些都是宏浩精深的历史著作中的一隅。而“同性”的这一话题却在王骥德的笔下画风突转,王骥德写出来的剧作不仅仅停留在临川王与陈子高之间同性相爱,朝夕相伴,而且已经将同性之爱提升到了朝纲所准许的范围。陈蒨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而是家喻户晓的贵为一国之主的临川王。贵为朝廷最高统治者却做出欺下又有损君威的事情,这不是为了违背历史传统有所创新使之然,而是现实的压抑,逼迫,一直以来的“程朱理学”、伦理纲常使其然。这可以说是王骥德以明朝人的身份,以一位合格的剧作家对现实生活做出的一己反应。另外,王骥德写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一个情节,那就是在《男王后》的高潮阶段又加进来一个情节,临川王的妹妹玉华公主得知陈子高是男儿身之后,对陈子高千般的挑逗,纵使陈子高是百般的遮掩,为了逼迫陈子高与自己暗出私情,玉华公主不惜放下皇家的高贵和人格尊严,以下跪、自缢相逼。甚至违背做人的诚信、端庄原则,扭曲事实的真相要到兄长临川王面前去告状陈子高调戏自己。越是对玉华公主放下自尊百般挑逗的逼真描写,越可以看出当时社会被扭曲的人性发展,一种“情欲的孤独”和扭曲发展的世态人情的现实状况就越是淋漓尽致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最后玉华公主和陈子高往后的地下私情被下人裱桃告知给了临川王,临川王以白练自尽作为二人的惩罚,可是二人最终又因为临川王对两人发自内心的疼爱与怜惜得以赦免。可以说,陈子高与玉华公主的“生还”象征着明朝被压抑已久的人欲得到了认同,而且这一社会现状还最终得到了统治者的重视,使得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欲望得到了法律的保护。但是,我们不能忘掉的是玉华公主与陈子高之间的隐情是陈子高以女性——王后的身份出现的。最后陈子高与玉华公主的主婚现场,身为男儿身的陈子高却身披绫罗绸缎、锦绣裙钗,正如《男王后》第四折中所写据[]“[净]美人,著你们就拜了堂。”让陈子高今夜就成为驸马新郎,但奇怪的是,临川王又不让陈子高还原男性的身份,依旧是以女儿的装扮迎娶自己的妹妹玉华公主。“【净】美人,前日你是个娘娘,近日又是个驸马了,可不是天地间稀罕的事么?”
而这又显示了人的欲望虽然引起了统治者的重视,而且对人欲给予了一定的肯定与保护,但是一直以来人欲的压抑与束缚却早已使得人们的欲望无法得以正常的施展。仅仅停留在“肉欲”的碰撞享受阶段而完全忽视了自古以来的礼仪之道。本是男儿身的陈子高在玉华公主的挑逗下,虽然尽显人性中好色的一面,有离经叛道的一面,但是,陈子高身上对传统的礼仪之道又反叛得不够彻底。陈子高在王骥德的笔下以女性的身份服侍临川王,又以男性的身份与临川王的亲妹妹以“姑嫂之名”行夫妻之事。但是陈子高毕竟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束缚已久的傀儡,纵使他与临川王之间存在“一见钟情、倾心”的感情基础,以及自身对临川王知遇之恩的感激之情,陈子高还是不能做到与封建礼教的彻底决裂,他以娘娘的身份和装扮与玉华公主行夫妻拜堂之礼就显示了这一道理,因此这也更好的说明了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之间“肉欲”大于“真情”的事实。再者从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之前素未蒙面的事实,但是两人就是在初次相见,还互不理解,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两人却发生了关系,这也进一步凸显了晚明人欲涌动的浪潮,在束缚已久的社会现实和封建礼教传统伦理面前,人内心深处一种“情欲的孤独”早已蔓延已久,内心情欲驱动导致的失去理智的野蛮行为已成为一种势不可挡之势出现在这个社会。所以在“情”与“欲”的成分来看,这也更能说明王骥德笔下的,《男王后》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之间更多地是“欲”的成分。而陈子高与玉华公主两人之间越是大胆得肆无忌惮的对“性欲”的追求和享受就越能表明晚明这个社会一直以来的礼教约束、人欲压抑、人性遏制政策的岌岌可危。
 
注:出稿时经Ucheck查重和知网查重检测均合格,转载请注明来自论文无忧网(lunwen5u.com),专注原创文章定制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