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论文 > 论婚姻家庭法视野下的儿童权利法律保护法律论文

论婚姻家庭法视野下的儿童权利法律保护

发布时间:2016-12-22      文章来源:未知

摘要:儿童是国家的未来,世界的希望,我国作为儿童权利公约的起草国和签约国之一,向来注重儿童权利的保护。儿童相较成人是弱势群体,没有很强的自我保护能力。因此,提高儿童权利的法律保护既是全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要求,同时也反应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文明程度。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儿童保护的政策及法规,对我国儿童权利做了规定。但由于儿童权利自身不同于一般人的权利,因此我国对儿童权利的法律保护尚为起步阶段。本人通过对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概述,对我国儿童保护现状进行叙述,并以我国婚姻家庭法为立足点试图提出完善我国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立法建议。
 
关键词:儿童权利;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婚姻家庭
Viewing Children Rights Protection from the Point of the Marriage Law
Abstract: Children are the future of the country,the hope of the world as well. China has all along placed importance on children’s rights as one of countries had drafted and signed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 of the Child. Opposition to         adults, children are vulnerable groups without strong abilities to protect themselves. Therefore, reinforcement of children’s rights is inexorable demand in the midst of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society, while reflects on the civilization in a country or region. Since 1990s, China formulated and issued a series of children protection-related laws and regulations, built the provisions of children’s rights in China. However, since the rights of child itself is different from folks’, the legal protection for children’s rights is still at the early stage in China. I myself would like to narrate the present situation in children’s protection by outlining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children’s rights. Meanwhile, I did like to bring up the legislative proposal to attempt improving the legal protection on children’s rights, based on Defense of Marriage Act to try and discuss the possibility as well.
Key words: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The Principle of Best Interests of children, Marriage and family.

一、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概述

(一)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概念

        关于“儿童”,我国法律目前还未作出严格的定义以界定。但在1989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有如下规定,儿童系18岁以下的任何人,而我国的宪法和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我国已满18周岁为成年公民,未满18周岁则为未成年公民。在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本法所称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的公民”,所以文中“儿童”是指未满18周岁的所有未成年人。综上,对于儿童权利的保护即为对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权利的法律保护。
        儿童权利法律保护具有两层意义:一是指国家以法律的形式,并根据儿童身心的发展需要及其特征,把全国人民有关保护儿童权利的心愿和意志,汇集并固定下来,转化为国家意志,来得以调动学校、家庭、社会的各个方面以及调整公民与儿童权利保护间的关系。二是指对儿童应尽到其保护义务的相关个人与组织,应以积极地执行有关儿童权利保护的各项法规及规定,以积极作为的方式力保儿童权利得以实现。

(二)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理论基础及相关公约

 1.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理论基础的发展

        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理论是以人权理论为基础的,同时它也是人权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是对人权理论的延伸及补充。人权概念是出现在西方,并早在“三哲”时期(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就产生了自然权利、民本与正义等朴素的人权思想萌芽,而这些思想萌芽散见于他们的著作中,如《理想国》中对朴素人权理论的阐述。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人权在世界范围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从而使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理论也在人权理论发展扩充的基础上有所提升,产生了许多更为优越的理论观点。如认为应把儿童作为人权的主体来加以尊重,但又鉴于儿童身心发展的不平衡性而对儿童进行特别的保护,这个理论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漫长的演变的演变过程。

2.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相关国际公约

        在20世纪初,儿童权利是一个未被确认的概念,因此未能产生以儿童作为权利主体的相关理念。故在20世纪初期,一些国家虽有过防止贩运儿童、奴役童工和强迫儿童卖淫等相关保护儿童权利的措施,但在儿童权利未能明确的基础下这些儿童权利问题没能得到解决。
在人类社会处于动乱混沌的20世纪初期,战乱频发,硝烟四起,但在这个阶段中人类社会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因此,对儿童权利的保护也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和保护建议。借鉴之前意大利等国有关儿童权利保护的内容,1924年国际联盟通过了《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揭开了儿童权利保护的序幕。而1959年,联合国大会则通过了《儿童权利宣言》,确立一些关于儿童权利保护的基本原则,宣言在国际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但自身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很难对儿童权利起到实质的保护作用。但儿童权利宣言的产生,为儿童权利的保护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它是众多学者及社会家们就世界所关注的儿童权利问题,作出的初步的探讨和决议,并把它付诸于行动中进行了验证,因此,它也为之后的国际公约作出指引和铺垫。
        跨入20世纪的中叶,人类生存环境得到改善,人文科学为人类社会更好的生活也做了相关的规定,其中加大了对儿童权利保护的规定效力。可以表现为:1989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1993年在纽约通过的《儿童生存、保护和发展宣言》。其中公约特别强调了儿童的一切行为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考虑,儿童在享有权利方面不应与成人有任何差别,而1993年世界儿童问题首脑会议所通过的宣言,则提出了有关儿童问题的解决步骤和相关承诺并提出了一些儿童生活中需要重视的问题,并在此文件中制定了一系列的行动。
由此我们可以从中得知儿童权利的保护将成为本世纪引人瞩目的内容。

二、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基本原则

(一)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

        不论将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原则置于国际人权法的视野下或者放入中国法的范围,对于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原则学者们均有些不同的看法。
《儿童权利公约》的第3条规定被认为是确立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里程碑。公约的基本精神即是对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确立,亦是公约最瞩目的成就。公约的这款规定是:把追求儿童作为权利主体的个体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同时条款要求立法和司法机关在制定涉及儿童的法律时,应当是以儿童身心获得全面发展为中心来追求儿童利益的最大化,且也应以追求儿童利益的最大化作为司法实践中考虑问题的出发点。目前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虽在实践中会与一些立法相冲突,但其为更大保护儿童利益的理念和精神已逐渐得到各国的认可和立法确定,其已然成为了儿童立法司法的最高原则。

1.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确立

        儿童由于其身心发展的不平衡性,心智发展的尚未成熟,因此长期在社会中作为“被保护”的弱势群体,自然的接受着社会其他群体对其的关照,这也是受到长期以来的社会文化观念影响。但随着进入20世纪中叶后人文学科的快速发展,如教育学、社会学、心理学的极速进步,人们对儿童“保护”又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观点和方式:在认同对儿童较之成人提供更多社会福利时,承认其同成年人一样具有独立的权利主体地位。
儿童最大利益的初次表述可以追溯到1924年国际联盟大会通过的《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该宣言是国际社会正式关注儿童权利保护问题的起始点。这之后,有关于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在得到一些关注后进行了较长时期的理论的沉淀和向大众的介绍。联合国成立后,为进一步明确儿童应当享有的各项基本权利,于 1959年通过了《儿童权利宣言》,并在1986 年有关儿童福利、收养和寄养的文件中,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得到了重申和体现。而1989 年《儿童权利公约》的完成则实现了在儿童权利的几个方面的成功突破,它以公约的形式正式确立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并明确了儿童应当享有的各项基本权利,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同时我们也可以得出公约的精神即:儿童作为人类成员也是平等的人,儿童拥有与成人一样与生俱来的价值,并且相对于成年人而言应受到特殊的照顾。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确定加快了儿童权利保护的历史进程,提升了儿童的法律地位。

2.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内涵

        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其在《儿童权利公约》中体现为一个复杂而又抽象的纲领性条款,因此有关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涵义并没有具体明确的规定或解释。各个国家有自己的理解,学者间也有着许多不同的看法。
而本人通过查阅各种资料并概括其中的中心思想,暂时将原则的内涵归纳为三个方面:一,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应强调儿童个体权利的最大化,故处理一切涉及儿童利益的问题时,应首先优先考虑儿童利益;二,把儿童置于独立的权利主体地位来考虑其最大利益,故儿童具有独立的人权和独立人格,我们要尊重儿童的独立主体地位。三,确保儿童作为独立主体所应享有的权利实现(包含了儿童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权利),故要求法律对这些权利予以确认,并以强制力确认这些权利的实现。

(二)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中国化——儿童优先原则

1.我国儿童权利的保护历程

        我国一直以来就有爱护儿童的传统美德,如孟子曾曰过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和体现在刑事法律中的“恤幼”制度。同时我国古代很多法律制度中也都体现了对儿童的特殊保护,如《唐律疏议·名例律》有规定:“八十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犯反、逆、杀人应死者,上请……;九十岁以上,七岁以下,虽有死罪,不加刑。”现代社会中,随着我国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儿童问题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儿童是国家的希望,我国在继承以往保护儿童的传统美德时也在不断深入我国儿童权利保护的研究探索。
我国宪法要求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保护弱者。而受我国长期以来的传统文化思想的影响,我国公民较多的认为儿童是作为父母的“附属品”,而这种消极影响阻碍到我国儿童各项权利的确认,使得其独立法律主体地位未能完全确认。这也使得我国以“父母本位”为思想的立法司法执行情况持续了较长时间,最终该情况的改变则源于我国在1990年正式加入《儿童权利公约》。随着20世纪末期我国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国外儿童权利保护思想的传入及我国教育学的快速发展,这使得我国为更好的促进儿童的教育进行立法,这就确立了我国儿童的法律地位。因此,我国在1991年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法》,之后随着《民法通则》、《婚姻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完善,逐步在我国的立法和司法中确立了“儿童优先”的原则,使我国的儿童权利保护有了坚固的法律后盾。

 2. 我国的儿童优先原则

         自古以来我国就有爱护儿童的美德,而最近十几年来,根据调查显示,中国儿童权利意识得到了真正迅速的增强。自加入《儿童权利公约》以来,我国逐步在立法司法和政策中确立了“儿童优先”原则,使得我国儿童权利保护步入了新时代。“儿童优先”的表述最早在我国于2001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十年代儿童发展状况报告》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 年)》中可查得。而在200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颁布的第十一个五年规划中,“保障妇女儿童权益”中则更为明确的提出了坚持儿童优先原则。而且我国于2001年修正的新《婚姻法》中的第39条也规定了离婚时的财产分割应先照顾子女的原则。
儿童优先原则是根据我国的国情、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状况及儿童权利保护的实际需要而提出的,现今已在各项法律文件及政策中逐步确立起来,也在社会生活的有关领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三、我国在离婚亲子关系中有关儿童利益的规定及其不足

(一)我国在离婚亲子关系中有关儿童利益的规定

        自加入《儿童权利公约》后,我国不断制定和发展有关儿童保护的法律,并确立了儿童优先原则,强调了在我国的法律体系内保护儿童、母亲的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就婚姻家庭制度做出了保护儿童,禁止虐待儿童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就父母对子女的保护和教育做出了有关权利义务的规定;《民法通则》及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做出了有关未成年人的监护及监护人监护职责的规定。
在我国,离婚可以通过登记离婚或诉讼离婚这两种途径完成。而这两种途径的选择则以双方是否达成有关子女抚养、财产分割问题的协议而产生,是否就子女抚养与财产分割问题产生争议。故在我国的离婚亲子关系中涉及许多相关儿童权利保护的内容及有待解决的问题。

(二)我国在离婚亲子关系中有关儿童利益立法的不足

1. 我国儿童利益保护的立法理念有待加强

        虽然近些年我国涉及儿童权利保护的政策法规及立法理念,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并在我国确立了儿童优先原则。但我们仍发现,这些法律虽强调保护儿童的(未成年子女)利益,但在涉及立法的实质内容时,所作规定仍是以父母为主导并残留着“父母本位”的意识,使得我国儿童权利保护在司法实践中并未得到实质发展。在我国的婚姻立法中,不论是登记离婚还是诉讼离婚,均充分考虑到了父母双方利益的保护,因而忽视了儿童利益的立法保护,且我国法律更多关注了儿童作为法律上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地位,而忽视了儿童同样作为婚姻家庭中重要组成部分和作为独立的人所而应享有的权利。这就要求了我国改变和进一步提升关于儿童权利保护的立法理念,更多的从“儿童本位”出发,真正在相关立法中以儿童最大利益为中心,做到儿童优先和最大利益。

2. 我国在离婚亲子关系中对儿童实体法保护的不足

(1)直接抚养方的确定标准有待更新

        根据我国《抚养意见》的规定,关于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 而《抚养意见》中另有一条规定为,在选择直接抚养人时可参照子女意见的。因此可以看出,我国关于直接抚养方的确定:一,就两周岁以下的儿童,其一般情况下直接抚养方确定为母亲,除非母方有极其严重的问题及过错,直接抚养方才可能为父方。而这条规定的出发点是两周岁以下儿童与母亲间较于父方更为天然的联系和母方长期在社会中所扮演的抚养子女的角色感,落脚点是为了保障儿童的生存和生活。该规定在考虑到大多数情况下亦遗漏了许多特殊情形,如母方对幼儿不具有抚养意愿、母方不具有抚养幼儿的物质条件、父方对幼儿具有更强且更适合幼儿成长的抚养意愿和条件,此时该条款显然不足以应对这些情形。二,就十周岁以上的儿童,我国法律规定在对其抚养方的确定产生争议时,应考虑子女的意见。而该规定亦未能进行详细的解说,对于十周岁以上的儿童,其已然具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情感和选择意愿。但该规定也只是表明,在“有争执的情况下”,才会考虑到儿童的意愿。因此,该规定中并未已儿童优先和保障儿童最大利益出发,对我国儿童权利的获得和儿童的发展都产生不利的影响。因此我国应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作为确定直接抚养方的首要原则,参照美国的做法制定更为系统及易于操作的有关直接抚养方的确定标准,使儿童权利获得切实保障。

(2)抚养费的规定有待更新

        在一个婚姻关系解除的过程中,一般都会对男女双方造成一定的伤害,而其中对儿童生活所造成的影响更为深刻,这种影响又多为不利于儿童成长发展的负面消极影响。且若在离婚后非直接抚养方未向直接抚养方支付抚养费或延期支付以及支付数额不能达到抚养儿童的正常生活水平,这对儿童的生长发展十分不利,也不利于儿童的教育和高层次的精神需求满足。在司法实践中,也造成了单身母亲生活相对贫困的情形。
目前在我国关于抚养费的规定中,主要影响抚养费数额的因素是支付抚养费一方的月收入状况,而月收入在实践中难以实际较好的操作,而产生抚养费的数额不能与儿童的生活所需到达到大抵一致水平的情况,对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造成恶劣影响。我国《婚姻法》中亦规定可由父母协商来决定抚养费的相关问题,则表明了我国父母在抚养费问题上几乎拥有完全权利,此项规定仍主要从父母利益的角度出发,没有考虑到未成年子女未来生活的保障问题。且目前我国法律没有任何具体的关于如何监管抚养费使用的规定,对于直接抚养方有挪用抚养费或是侵占抚养费的行为,也很难发现并加以处罚。因此,建议我国更新和完善有关抚养费的规定,从我国的实际出发并结合各个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对我国抚养费作出较为详细的方便操作的规定,并随着经济的发展进行更新和提高。
同时应当注意和补充到的是,目前我国法律关于离婚亲子关系中涉及到儿童(未成年子女)的财产权或儿童财产等问题时,均未做出明确的界定或具体规定。

(3)探望权的规定有待更新

        我国对探望权的规定也主要是以父母利益为出发,其允许父母对探望权进行协商,且只有在协商不成有争议的情况下才由法院来判决。同时我国也规定了发生以下情形时的解决办法:一,登记离婚中,如果父母对儿童的探望问题未做出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而发生争议的,可再行起诉;二,诉讼离婚中,法官对探望权的具体行使没有过多审查,产生探望权行使的纠纷,当事人就探望权问题单独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因此我国应进一步完善探望权的规定,改变这种过分强调父母本位的思想,使儿童所天然享有的与父母双方见面的权利得以实现和保障,同时借鉴国外的相关立法,细致探望权的内容规定,使得我国离异家庭的儿童免受探望权纠纷产生的伤害,像国外绘本《我的爸爸是焦尼》中所表现的那样,依然享有其天赋的权利。

四、进一步完善我国在离婚亲子关系中对儿童权利法律保护的建议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爱护儿童的美德,现如今我国在继承发扬这项传统美德时亦对其内容进行扩充,从我国的实际需要出发并借鉴国外的一些先进理念,使得我国儿童以前虽受到特殊的保护,但难以脱离其“附属品”及“小大人”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自从我国加入儿童权利公约后,就儿童权利的保护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并逐渐确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儿童优先权和我国儿童的独立主体地位。但我国对儿童权利的保护较之西方起步较晚,对儿童的保护观念、方式受到传统思想的较大影响,使对待儿童“尊重”、“平等”、“民主”的人文精神根植于立法思想较浅的层面。这却也是一个专门法律走向成熟所必经的阶段,就目前而言我国的儿童权利的法律保护仍处于起步阶段。通过对相关文献资料的借鉴,关于我国儿童权利法律保护有如下一些建议。

(一)我国立法应明确“儿童最大利益”原则

        通过对于相关文章和书本资料的查阅,我从中借鉴了一些关于提升我国儿童权利保护的意见。建议我国《宪法》吸收儿童权利公约的精神,在我国的根本大法中增加如下规定,涉及儿童的一切问题应首先以有利于儿童最大利益来出发。使“儿童最大利益原则”更好的指导相关立法及司法实践,也更深入地根植于我国的立法理念中。在实践中,就儿童最大利益所受理案件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我国可借鉴英国相关立法的做法,制定较为细致的可供实践参考的解释条例时应考虑如下因素:儿童的年龄及认知水平、儿童的自我意愿、父母双方为儿童生活各方面所能提供物质资料的能力和儿童对环境改变的适应能力。

(二)完善我国有关儿童权利保护的内容

        根据我对于相关文章和书本资料的查阅,从中借鉴到一些提升我国儿童权利保护的意见。婚姻法涉及了许多有关亲子关系的问题,所以建议我国《婚姻法》亦可借鉴有关儿童权利公约中的基本理念,即在“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精神下增加以下规定,有关子女的全部问题应以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进行处理。同时以“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精神为指导,对我国婚姻家庭法中的相关规定进行修改:

1. 对现行规定中体现“父母本位”意识的予以修正

        根据我对于一些我国儿童权利保护的现行规定和书本资料的查阅,建议我国将现行有关子女抚养问题中体现了“父母本位”的规定应予修改,建议可修改为以下内容:一,父母离婚时有关子女协议的,协议应符合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二,对于两岁以上子女直接抚养方的确定,应符合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对于这两条规定的修改,是对儿童最大利益进行追求的紧固法律后盾。

2.提高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金额,保障儿童的健康成长

        根据我国《婚姻法》对离婚后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用的规定,我国对抚养费的做法是由非直接抚养方支付未成年子女的生活所需费用,即日常中所称的“生活费”,实际支付时则按非直接抚养方工资的百分之十几或最低生活费标准进行支付。这样,儿童的抚养方若生活困难,而非抚养方未能按协议支付抚养费,则会造成儿童生活困苦,影响其身心的健康全面发展。因此,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应提高离婚时子女抚养费的金额,根据孩子实际需要来计算,合理有责任的保证儿童的健康成长。

3.对现行规定中探望权进行完善,规定儿童享有对父母的探视权

        根据我国新修改的婚姻法和婚姻法有关解释对探望权的规定,我国探望权的一般享有主体为未能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或母方,我国儿童不享有对未与其共同生活的父或母方的探视权。虽然新婚姻法的修改和颁布已逐渐涉及到了儿童权利的保护,但关于探望权的规定仍旧是以父母利益为主导的,剥夺和藐视了儿童的自然权利和意愿。因此我国应借鉴国外的立法经验,深入发扬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精神,将我国关于探视权的内涵进行扩大,即可规定探视权的一般享有主体为:未能与儿童共同生活的父或母一方对儿童所享有的探望权和儿童对未与其共同生活的父或母一方的探视权。同时法律也应建立这种探视权得以实现的保证方式,协助儿童对父或母一方的探视权的实现,从而实现儿童利益的最大化,保障儿童身心一致健康发展。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因此加大和增强对我国儿童权利的保护,在立法司法和实践的各个方面运用和落实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将有利保障我国儿童权利不受侵害,为其长期的发展提供一个稳定、充分和坚实的环境。综上所述,我国对儿童权利进行特别立法和法律修改是有着重要意义的。
 注:稿件初稿时经Ucheck查重检测合格,结果为7.9%。 
参考文献:
1.著作类
[1]蒋月:《婚姻家庭法前沿导论》,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
[2]郑小川 于晶:《亲属法 原理·规则·案例》,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3]夏吟兰 林建军:《婚姻家庭继承法》,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
[4]夏吟兰:《离婚自由与限制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
[5]王勇民:《儿童权利保护的国际法研究》,法律出版社 2010 年版。
[6]李双元 李赞 李娟:《儿童权利的国际法律保护》,人民法院出版社 2004 年版。
[7]关今华:《人权保障法学研究》,人民法院版社2006年版。
[8]郭丽红:《冲突与平衡:婚姻法实践性问题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 年版。
[9]巫昌祯:《婚姻法执行状况调查》,中共文献出版社 2004 年版。
[10]田岚 聂嫄芳:《离婚时子女最佳利益原则》,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08 年版。
[11]夏吟兰:《以“子女本位”审视我国离婚亲子关系立法》,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08 年版。
 
2.期刊文章类
[1]徐安琪:“单亲家庭子女福利及其法律政策援助”,载《青年研究》2004 年第 7 期。
[2]陈苇:“离婚后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监护权问题研究——兼谈我国〈婚姻法〉相关内容的修改与补充”,载《中国法学》1998 年第 3 期。
[3]古景志:“论离婚亲子关系中的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载中国知网。
[4]王东莹:“论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在离婚亲子关系中的实现”,载中国政法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年。
[5]王新新:“论亲子法上的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载《家事法研究》2010 年版第482页。
[6]陈苇 谢京杰:“论‘儿童最大利益优先原则’在我国的确立”,载《法商研究》2005 年第 5 期。
[7]王雪梅:“儿童权利保护的最大利益原则研究”,载《环球法律评论》2002年4月。
[8]谢京杰:“中英儿童权利保护立法与司法实践之比较研究”,载重庆西南政法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年3月。 
[9]魏惠斌:“婚姻家庭法视野下的儿童权利保护”,载厦门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年3月。
[10]于晶:“离婚及离婚后未成年子女的法律保护”,载《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5 年第 1 期。
[11]潘峰:“论离婚后子女直接抚养人的确定标准——海峡两岸立法及司法之比较”,载《福建金融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 年第5期。

注:稿件为论文无忧网(lunwen5u.com)所有,转载请务必标明出处。
收缩